丽贝卡

第二章,初见

第二章   初见

“叶姑娘真好看。”
叶宁站起身,她让翠儿随意地梳了发式,配一支小小的梅花发簪,衣服倒是翠儿好好搭配上的,低领盘扣蓝衣小褂,嫩绿色暗纹中衣,袖口绣团花锦簇镶鹅黄底阔边,着紫红色裙,绣折枝花数朵。

“确实漂亮。”叶宁想。

阳光透过屋檐,溜进窗,叶宁攥紧了手中的手绢。
“既来之,则安之,至少我还活着。”
“是福是祸,还没有定论不是吗?”

  


   临近晚膳的时候,老夫人唤翠儿带叶宁去前厅,叶宁踏进屋子,便看见一个身着暗青色长衫的男子正和老夫人聊得开心,闻声便停了下来,转过头来,看见了叶宁。


   “梅姑……梅姑……”


     脑海深处又传来一阵阵轻唤,叶宁突然感觉一阵眩晕,身旁的翠儿见着赶紧扶住。

   

    “宁儿来了,快来这边坐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身子看着还没养好,明天得再叫白老大夫来看看。”


     叶宁觉得她刚刚似乎听到了什么,飘缥缈渺地,什么也没来得及抓住。

  

     


 

梅花吟

“若是给你一个机会,你还想去哪?”
一阵尖锐的刹车制动声后,叶宁眼前的世界恍然颠倒。浑浑噩噩之间,她恍惚听见了不知来自何方的声音。
“梅姑。”
“梅姑。”
有谁在她耳边一直轻声呼唤着。
“梅姑,睡吧。”
“我绝对不会放手。”

第一章   惊蛰

“叶姑娘,老夫人叫您呢。”
“好啦,我知道了,翠儿姐姐,你看我这身衣服怎么样?”
“姑娘穿什么都是好看的。”
叶宁听到这句夸她的话,反倒没有高兴。她怅然地坐在梳妆台前,看着铜镜里这张陌生的脸。肤如凝脂,明目皓齿,这是她前半生多么想要的容貌。可是却来的不是时候。
穿越,她从来不信,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,她从来只相信时间不可倒转,相信人定胜天,她从不相信命运一说。但是看看周围这一切,她感觉前小半生活得像个笑话。
“叶姑娘?”叶宁突如其来的失神吓到了一旁的翠儿,她前几天是看着叶宁如何在生死线上走了一回的,虽然大夫已经说没事了,但是她还是很担心叶宁身体没有完全康复。
“好了,走吧,别让老夫人久等了。”
叶宁知道翠儿的担心,她自从被老夫人救下来就一直是翠儿在服侍,听说翠儿是老夫人的一个亲戚家的女儿,因为家里突遭变故,父母亲去世,临走之前交代她来投靠老夫人,似乎是从八岁就养在老夫人身边了。坎坷的身世并没有造成她内心的缺陷,相反,受老夫人庇护,她心地善良,做事仔细大方,怎么看都让叶宁喜欢。
走在弯弯折折的长廊里,叶宁听着翠儿在一旁说着这几天府上的种种事情。
“听老夫人说,老爷要从京城回来了,过两天就到。”
“老爷?”叶宁刚醒来两天,还未曾听翠儿说起过府上的事情,她看着府上的装潢便隐隐猜到必是有钱或者有权人家,但是作为一个历史小白,她对清朝的历史也就只知道教科书上的一点而已,清嘉庆年间的历史人物实在是记不得几个。
“还没有同姑娘说过呢,我家老爷姓王,府上是行商的,是怀宁有名的大户人家。”
“府中除了老夫人和老爷,还有一位怀安少爷和一位怀柔小姐,不过怀柔小姐已经出嫁,怀安少爷随老爷去江南做生意,因此姑娘这几天都未曾见过他们。”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说着就走到了正院,叶宁整了整衣服,缓缓走进门去。
“老夫人,叶姑娘到了。”翠儿走到老夫人身边站定,座上的老妇人慈祥地看着叶宁,唤叶宁到跟前。
“宁儿今日看着气色好些了,在府上住的还习惯?”老夫人拉着叶宁的手,叶宁看着眼前的这位老人,虽满面沧桑,但眼里的清明让叶宁想到这位老人年轻时应当是怎样精明。
“托老夫人的福,叶宁已经感觉好多了。”
“那就太好了, 可怜见的,多好看的孩子啊。”老夫人轻拍叶宁的手背,老人家手掌心的皮肤已经不复年轻时的细腻,叶宁能感受到一道一道岁月在这个老人手上留下的痕迹,但她还是感觉到了一阵阵温润的暖意。
“翠儿啊,上次让东边绸缎铺做的衣服送来了没啊。”
“会老夫人的话,已经送到了。”
“那快带姑娘去试试。”老夫人转过头来笑着看着叶宁。“这批绸缎前些日子才让做了几套给柔儿送去。我看过了,不错,就让人给你做了两套。多好看的孩子,像你这样的年龄啊,就得多打扮打扮。”
“叶姑娘,跟我来吧。”叶宁点点头,跟着翠儿往自己院子走,穿过长廊,花园里已经能看见白色的菜粉蝶歇在迎春花枝上。走到转角时叶宁好似感觉到有谁正注视着她,转过头去,只看见了老夫人屋子门口飘过的衣角。
“叶姑娘?”翠儿转过身来问了一句,叶宁向她抿了一下嘴。“没什么,走吧。”

后来的某个午后,草原上,他抱着她,笑着对她说第一次见到她单薄的身影,就想要不顾一切地保护她,天上人间,至死不渝。

原来这个故事,这么早就开始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这是一个想了很久的故事,故事里的主要人物有原型,也借用了名字和那段流传至今的故事。
曾经想着要按照历史来写,无奈自己的知识实在是太过缺乏,无法做到将故事和历史完美融合,写出来的文字总有些牵强。所以打算随心写,写一个自己心中的故事。
第一次写长篇,总有点忐忑,但是实在是太想写这样一个故事。“你在窗边剪去烛花。”这种安宁静谧的生活是我十几岁时最向往的。之后渐渐长大,快二十岁了,挣扎在理想和现实的拉扯里,就忘了曾经的期盼。但我总觉得,如果有前世,我一定会有这样一段故事,一段细水流长的故事。我喜欢的他,该怎么形容呢,一定是温润如玉,才华横溢,我曾有梦到过他模糊的样子,月白色长衫,像步步里八阿哥的样子,却又不是他那样的步步为营。他会有十三的侠义心肠,可以同我月下对饮,策马踏过原野和山坡,遥望远方,从战国春秋聊到今时今日。或许,我会同他一起上战场,身披铠甲,提着长枪。这一切,谁又知道没有过呢。
如果有前世,一定一定有那么一个人。